浪潮尚未成形之际,远方波纹起伏的姿态,让陆学森预见了人们生活将因此被改变的未来,他从零开始孵化全然不同的命题,探问智慧能源在台湾的可能。

很会放弃的人生模式

夏末清晨,千余辆电动机车车主从各地集结至台北桥。他们内心兴奋,却安静地不留一丝痕迹。这是一年一度属於 Gogoro 车友的狂欢时刻,也是陆学森以设计和科技打造的能源革命篇章之一。

九〇年代中期,网际网路浪潮席卷全球,不到30岁、正在 Nike 担任品牌设计总监的年轻陆学森深深为之着迷。他直觉认为,科技将改变未来人们的生活方式,而那正是自己想探索的方向。到微软总部拜访朋友後,陆学森兴起疯狂的转职念头。朋友苦心劝他,好好留在 Nike 吧,毕竟以他的学经历背景跳到科技业绝对领不到同等级薪水,但他毫不犹豫,隔天便提出离职。

陆学森以最低薪水基准加入微软。在 Windows 和 Office 当红的年代,他一头钻进没人想碰的冷门专案,一步步让 Xbox 成为家庭娱乐中枢。回忆年少,陆学森爽朗笑说:「这好像变成我人生一个不断重复的模式——我很会放弃东西,然後 start from nothing(从零开始)。」

放弃是为了心向往之。从 Nike 到微软到 HTC ,从波特兰到西雅图再落脚台湾,陆学森的事业跟他的人生轨迹一样,总是带着好奇心挑战未知。终於在41岁那年,他发现了必须穷尽余生心力、再也无法割舍的命题:智慧能源。

重新定义电动机车

「我认为自己比较特别的地方是能抓到快要兴起的新趋势。一开始,那就像是远远海平面上的小波浪而已。」谈起 Gogoro 的开端,陆学森眼神自然散发出光芒。

2010 年左右,气候变迁和空气污染逐渐成为舆论焦点,陆学森判断,因应环保意识而生的创新产品势必成为未来主流。因为工作,他常常四处旅行。观察亚洲城市的风貌,他认为,相较於造价高昂的四轮电动车,一般民众负担得起、能在大街小巷灵活穿梭的双轮电动机车才是最适合亚洲的解决方案。「我想要打造更聪明、乾净的城市,让大家的生活更有效率、更健康。」他说:「这是我创办 Gogoro 的初衷,也是我接下来的人生志业。」

然而,原本只想做智慧能源系统的他,向各大车厂敲门一轮却发现没人买单。成功之前,梦想家常被认作疯子。这下子只好自己组队,找群一样疯的人出发冒险。

2015 年,Gogoro 旗下第一款智慧电动机车在国际消费性电子展(CES)首度亮相,不仅以崭新流线型设计惊艳全球,被誉为「机车界的 iPhone」,作为基础的智慧能源构想更颠覆现有思维。

自此,Gogoro 将电动机车重新定义为科技时尚单品,成功带动台湾长期以来不成气候的电动机车销量。2019 年,Gogoro 电动机车全年销量突破 14.5 万台,年增 105%,在台湾机车市场占比 16%,电池交换站也达 1700 座规模。更重要的是,YAMAHA、宏佳腾、PGO、台铃等车厂陆续加入 Gogoro Network 电池交换平台,这代表陆学森从零开始的智慧能源梦终於获得市场同盟青睐。

谈起 Gogoro,宏佳腾执行长林东闵坦言:「自己就是首批车主!」惊艳於 Gogoro 的使用者体验和对创新能源的想像,因此,早在 2016 年就主动提议合作,甚至带董事长锺杰霖去体验中心试乘,随後更主导整起专案。他认为,Gogoro 能源架构相当适合人口密集、换电便利的都市环境,以台湾来说,相当於机车可移动范围的八成面积,商业模式绝对大有可为。

由小见大的品牌哲学

Gogoro 之所以能获得市场青睐,跟品牌美学绝对脱不了关系。身为设计人,陆学森对美的要求非比寻常,这不只体现在产品设计,更深植於品牌理念之中。而他认为,一切跟「Sensibility(感性)」有关。

「台湾有很好的制造和创新能力,唯独在设计美学上不足,而这一点跟长期累积的文化底蕴有关。」陆学森说,台湾厂商拥有非常强大的软硬体实力,从 PC、伺服器、智慧手机,再到脚踏车零件和相机零件,只要你想得到的东西,台湾都可以帮你做出来。但可惜思维偏重实用,少了一些对美的坚持。

「你看台北街上的大楼设计,它不是丑,而是为了满足大批从乡村到城市工作发展的人群而建,所以必须抢快,缺什麽就补上去。来不及考虑美学,只能以实用性为优先。」陆学森解释,这无关好坏,但如果要往下一个阶段提升,打磨美学与创意将是关键。

为了维护 Gogoro 的美学 DNA,陆学森打从一开始,就在公司内设立高标准,尽管五年来陆续推出新款车型,但若仔细拆解车内的零件设计,都可从中看到 Gogoro 1 的影子,那是陆学森的意志延伸。当然,筛选合适的团队成员也很重要。尤其一开始,不是每个工程师都理解美学的意义,「有些人觉得这个过程很辛苦,自己就离开了。」他自豪地说:「现在你去看我们龟山的工程团队,会发现他们都 believe in design(信仰设计)。」

但品牌不是包装,陆学森认为:「品牌不只是漂亮的 Logo 和设计,而是要找到『能代表公司的关键句』,对 Gogoro 来说,就是『够快够快乐』。」确立核心价值後,透过产品、服务等具体实践,而每一件小事都代表了企业品牌。例如,媒体发表会使用的投影片,几乎都是陆学森百忙中亲手做的。「动画、叙事线、图表,我都自己做!因为这投射出一个品牌深信的理念。」

「Gogoro 喜欢以别人没想过的角度来解决问题」,产品长彭明义说,以往共享机车服务,需要 24 小时才能完成注册审核。「但我们认为,在申请开通的当下,消费者就是想要骑车。如果再等 24 小时,需求就不存在了。」因此 GoShare 引进人工智慧加快脸部辨识,让消费者在三到五分钟内开通服务。

迎向国际的前轮刚离地 

Gogoro 当然有走向国际、影响世界的企图,他们也一步步有计画地往前迈进。

两年前开始布局海外,目前在法国、德国、西班牙、日本和韩国都有合作夥伴。陆学森解释,每进入一个新市场,Gogoro 都会设立独立的业务营运单位,这是为了创造自有解决方案做先导(pilot)。过程中,Gogoro 累积技术、产品和人才经验,并等待市场资金和合适的合作夥伴就位。

今夏,Gogoro 第一款智慧单车 Eeyo 上市,号称世界最轻的电动单车,承袭了 Gogoro 自豪的设计美学,更直接瞄准後疫情时代的欧美都市通勤客群。

陆学森笑说,产品上市以来,不断实验摸索的过程,外界看似进展缓慢,但其实算很快了。现在的 Gogoro 就像飞机前轮刚离开跑道,正在经历起飞前的颠簸,未来三年可望见到更多突破性进展。

虽曾因价格、客服和政府补助议题在市场引发争议,但 Gogoro 以反省为燃料,极速狂飙。尽管每天忙到只能睡三到五小时,但陆学森知道,这个事业不只是为了自己,也是为了下一个世代。

有天晚上九点多下班,公司大楼附近的换电站,有一个小男孩帮爸爸提着电池走来,稚嫩的身影摇摇摆摆,充满着无穷的生命力,「那一瞬间,我感到所有辛苦都值得了。」如果你问陆学森,创业十年最有成就感的时刻?他的回答不是 Gogoro 被誉为全球九大最酷电子产品之一的时候,也不是再次获得国际钜额资金肯定的那瞬间,而是这样一个发生在城市角落里微小却温暖的故事。 

回到专题:Why Taiwan Matters?